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记者雨声之看守所一月记(节选)

 

看守所一月记(3)
6月21 日,星期日。 第二天

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广播传出甜美的女声:“全体在押人员,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正在迷糊,被后面铺位“起床”的呵斥彻底惊醒。
大家迅速起来穿起马甲赤脚挤到过道上。几个人叠好被褥,在过道后面垒成一个大约一米二见方的被垛,并细心叠出棱角,用被单罩好,露出蓝色的“大连市看守所”几个大字。有人趁机上厕所小便。
再坐回铺上,前后左右开始低声聊天。昨天对我微笑的“站班员”就坐在我前面,他说他也是河南人,新乡市长垣县的,我提一个长垣的朋友他说不认识,倒是知道***祖籍是滑县的。声称腿有伤而获得不盘腿特权的黑大汉叫王宇,也并不一直作凶神恶煞状,他问我为什么反对***,听了我讲了几句***的事后恨恨地说,***就是坏!他的声音比较大,引起后面老大一声暴喝:“闭嘴!”整个监室都安静下来。
瘦子不时趴在厕所窗户上向监区外瞭望,然后转身向老大汇报时间。我们是第二监区的第一间囚室,厕所窗户外面就是二监区的铁栏杆。再外面的墙上挂着一个石英钟,从我坐的位置应该正对着,但因为隔着厕所玻璃、窗户栏杆、监区栏杆等障碍物,我多次努力也没有分辨出石英钟的模样。
一阵钥匙的叮当从外面传来,老大低喝一声:“坐好!”先是监区铁门哐嘡一响,然后我们监室的门被开锁拉开一条缝,一个人双手提着裤子从铁链下钻进来。戴着“站班员”红帽子的瘦子弯腰对外面的警察鞠躬谄笑:“管教好!”面无表情的警察并不说话,锁上铁门,转身就走。
新来的是一个瘦老头,顺从地听着瘦子的指挥掀起上衣脱下裤子原地转圈。瘦子问:“有什么病没有?”答:“没有。”瘦子继续问:“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皮肤病? ……”老头一一否认。然后瘦子让他把拖鞋插好塞铺下,穿上马甲,安排到我旁边坐下。
交代完规矩,瘦子也上铺坐我们前面,问他:“叫什么?哪儿人?多大了?为什么进来的?”并高声汇报给后面的老大。老头姓李,也是外地人,涉嫌罪名是盗窃。
瘦子把门框上面的数字牌换成:“在押, 34人。代押,6 人。”我想起,后半夜已经又关进来一个人。
随后,他指挥我们这个铺上的人:“向后压。”每一排都向后挪了点,在最前面空出一米多的位置。瘦子和另一个人在空位铺上塑料布,又从铺位下拿出几十个小塑料盆一一摆开,递给我们第一排一摞塑料小勺子:“一人一个,向后传。”
监区门哐嘡打开。一位中年妇女推着车子到我们门前时,瘦子已经蹲在门前把两个塑料脸盆从栏杆下的空档递门外摆地上,仰头笑着:“三十三人,大姐。又多了俩。”中年妇女舀了几大勺稀饭倒盆里,在另一个盆里放满黄色的窝头。
瘦子先舀了一小塑料盆稀饭,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个馒头泡里面,再拿一根火腿肠,端起送到后面老大那里。然后和另一人将稀饭在每个小塑料盆里分好,摆到两边铺边:“往里传。”又每人分了半个窝头一块榨菜。
稀饭很稠,我很快喝完了,但对黄面窝头没有胃口,只掐了一点尝尝味道,甜甜的。饭毕,瘦子和另一人收回塑料盆勺,到玻璃门内的厕所里洗刷。
期间,老大到他们跟前交代什么。是个年轻人,身高有一米九,微胖的脸很白净,甚至显得有点憨厚。他穿着短袖衫,外面套着一件洁净簇新的马甲,干净的短裤用长绳子拴着,拖鞋是灰色硬底的。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马甲不但肮脏,腋下还撕裂了一长条,白色的缝线曲曲弯弯。
瘦子们洗刷完毕,也回铺上坐好。一个小伙子下铺,从铺位下掏出一摞小本分发,却只给我了一张硬纸板,说:“明天前背会。”硬纸板上写着:“我叫 XXX,生于XX 年X月 X日,家住XXXXXX ,因涉嫌 XXXX罪入所X 天,现羁押于 2-1监室。”我看了一会,顺手拿起邻座放在铺位上的小本看,是《看守所在押人员学习手册》,上面印着“大连市在押人员权利义务告知书”和“大连看守所在押人员管理规范”。我注意到,里面的“《监规》六做到和六不准”内容与门旁边贴的那张有点不同,门旁那张应该是老监规,更严厉些。
突然,瘦子叫我:“新来的,过来。”我抬头,才看到到门外站着名警察。
下铺光脚站到门前,警察呵斥我:“站好!”他面露厌烦地问了我名字和罪名后说:“听说你进来不老实不服从管教?”我说:“报告管教,我没有。”他厉声说:“是不是想我把你关小号?!”我问:“报告管教,为什么要关我小号?”他楞了一下:“我是说,如果你违反规定的话。”看我没回答,他说了句什么。因为他浓重的东北口音,我没有听清:“报告管教,没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他厉声又说一遍,我竟然仍没听清,迟疑着再次请求:“实在对不起管教!真的没听懂。”他愣愣地瞧了我一会,放慢语速:“你别跟我装神弄鬼!”
管教走了,我回到铺上,问身后的王宇:“小号是不是一个人呆着?”他说:“是啊。”我说:“那不是比这里有人管挤着睡强?”他说:“想得美!进去就要上镣,挂板上。”虽然不太懂,我还是说:“那算了,还是不去了。”
瘦子打开电视,仍是CCTV一套节目,电视剧《薛平贵与王宝钏》。众人盘腿而坐,仰头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评论几句。看过的人更给旁人剧透:“薛平贵后来当皇帝了。”
大约11 点午饭,白菜汤泡米饭,每个盆里有指甲大小的几片或肥或瘦的碎肉。老大不吃米饭,瘦子用菜汤给他泡方便面。除了老大,后面铺位还有几人有自己的储藏食物添加。
午饭后洗刷完毕,“放小便”。然后有一个小时的午睡时间,因为人更多了睡不下,瘦子命令我和几个人侧身“立起来”。下午继续看电视, CCTV一套,韩剧《女人心》。晚饭大约在下午 4点,仍然是很淡的白菜汤,一人一个大白面馒头,我吃了半个。晚上 CCTV一套的节目是“中国成语大会”。
期间又关进来两个人,老大和几个人商量三十六个人怎么睡的问题,最终决定打地铺。铃声响过,就在过道瓷砖上铺上一层被子,我和王宇已经聊得不错,都自告奋勇睡地上。被子不够,当问谁不要盖时,经历了昨晚大汗淋漓的我说不要。王宇说,你找病啊!只一层薄被的凉地上敢不要被子?
我赶紧要了,半铺半盖躺下。又是很快睡着了。

 

注:记者雨声因参加某纪念活动于今年6月被捕,刑拘近一个月后取保获释。

 

(据历史研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记者雨声之看守所一月记(节选)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