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许章润:政治认同和国家认同是两回事


编者按

2014年11月8日上午,大梅沙论坛之分论坛九在深圳举行。会议邀请《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雷颐、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弘道书院院长姚中秋(笔名秋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院长高全喜等多位专家学者共济一堂,就“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融合”进行深入探讨。会议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许纪霖主持。

会议主持人提出问题“儒家能担当民族复兴大业吗?”姚中秋作为第一位发言嘉宾回答说,儒家不仅有能力担当民族复兴大业的使命,而且是全面解决方案的唯一提供者(详见下文)。对此,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提出不同看法。他认为,文化悲情已无存在必要,现今的各种学说都要为中国转型提出解决方案,但儒家回避为政治权力来源问题,以国家认同代替政治认同是在玩障眼法。

11月7日,首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在深圳大梅沙京基喜来登酒店开幕。论坛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主题,邀请300多位国内外政、商、学界精英及智库专家进行对话。论坛共设置十个平行论坛分别就法治建设、反腐、特区创新、互联网创新、金融创新、混合所有制发展、科技创新等重大议题展开讨论。

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创立并主办,以深圳大梅沙作为永久会址。腾讯思享会现场特约报道。以下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发言实录:

文化悲情已无存在必要

许章润:对于无论怎样褒扬儒家学说,我都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这里面有一个文化心态的问题,即文化悲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除。从1949到1970年代都有这种文化悲情,与西方文明争高低,与其它文明争高低。这原本可以理解,但到了今天,我觉得应该有所弱化。一度文化要在被打压的绝境中求生存,所以那会导致为中国文明做烈士的想法,但现在没人打压了,这个文化悲情也没有必要了。并且秋风说,只有儒家文化才能有作用,这种文化独断的本身恰恰与多元时代要求开放的心胸、世界公平的话语恰恰是背道而驰的,所以我觉得不要说得这么独断。

所有学说都要为中国转型服务

中国走到今天,我们一切的言论、一切的思绪、一切的悲情可能都围绕一个问题而深化:就是一百多年的转型到了今天如何转下去?这可能是思考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除了经济发展、环境保护等问题,怎么让中国政治这种优良政体为转型助力,怎么通过未来两代人的努力,把它变成一个开放、多元的、人民共和的政体,也可以是其它的政体,这个方向是不可回避的。

儒家学说回避权力来源问题

所有的学说都要回答一个问题:政治权力的来源问题。到今天为止,儒家学说没有给出让人信服的回答。比如自由主义者还有一般人都要承认主权在民,政权为主,政府为客,民治以法,大概这样一个基本思路。所以政治权力的来源问题不能回避,而儒家恰恰在回避。如果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那么就要通过现实的政治制度安排来表征、彰显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当然最大的彰显就是让人民通过阶段化的、仪式性的授权来表征公民化身为选民,从而行使自己的、授权的主体功能,如果没有这条,谈不上主权在民。所以政府的周期性合法性,恰恰是通过授权而获得永久性、正当性的外在表征。如果没有这条,政体的优良性、正当性问题就没有得到解决。由此也牵涉到一个问题:作为当下中国任何一个有儒家思想的知识分子,如何对待世俗权力,如何构成他的道德立场,对他的人格都是巨大的考验。

政治认同与国家认同是两回事

我觉得关于这点秋风这几年做得不太好,因为和世俗权力拉得太近,这是考验君子人格的。知识分子、士大夫代表德,德位之争,我可以举个孔子牌位跟你抗争,身为大臣我秉持的是天地良心,因此不能把政治认同和国家认同完全混为一谈。政治认同是对权力的正当性认同,而国家认同对是民族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的认同,公民爱国和国民爱国是两回事。所以用政治认同掩盖国家认同,以国家认同代替政治认同是一个障眼法。

 据许章润/  腾讯思享会)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许章润:政治认同和国家认同是两回事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