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西方那一套”制度的要件

各位,我喝酒刚回来,刚才喝高了,所以毫不客气指出袁兄对民主理解不得要领,看来,酒壮人胆!鉴于微信群里出现类似情况,常把“三权分立”视为民主内核,或把“三权分立”视为民主制度全部;在此,本人想说明澄清一下,民主理论和民主制度联系与区别,与大家探讨一下,敬请拍砖。
前一段时间,微信群有一帖《民主本质是什么?》很流行,据说是一个大学教授所写滴,本人也看了;但觉得不够全面,该帖里所谈及民主起源问题,没有谈及民主制度设计理念,民主制度演变过程;所以本人想在此补充十下,谈谈民主制度设计初衷和从体度中所体现民主理念问题。
那我就从身边具体事例开始谈民主制度设计初衷与理念吧,反正俺喝酒归来不想睡。香港公民张三的父亲因医院误诊,被诊断为肺癌治疗,后发现其实为肺炎,张三于是控告医院,要求道谦并赔偿损失。如果是大陆民众维权,一般不谓两种途径,要么通过医院政府主管部门、卫生局投诉,要么带领家人族人到医院大闹一场,这就是中国大陆频现“医患纠纷”的起因,结果是毫无悬念滴,要么获得一点赔偿要么给警察以“肇事案”给抓起来了。那么,香港公民是怎样维权的呢?
香港公民一般有几种途径去维权,控诉医院;其中一个途径是找医学界立法议员,反映情况并提供医院诊断治疗有关凭证,一般来说,议员在所代表辖区内会设立办公室,方便与选民沟通交流投诉,会聘请两个受理选民诉求助手,记录选民投诉或诉求事项,当然,也有一些志愿者实习生做议员助手,而每一个议员,政府会给予一定办公经费,若每月超支属自理范围,政府不会给予补助滴。
立法会议员受理辖区选民投诉或诉求后,会通过媒体发布这个新闻,或与其他议员一起提起动议,要求政府主管部门、卫生医药管理局负责人到立法会接受质询,医药管理局会带着该医院负责人或当事者医生来到立法会,接受医学界议员质询,甚至呵斥。——从上面香港公民维权过程中,我们应该能理解到民主本质或内核了:通过制度设计,由一个民众直选机构(立法会或囯会,名称倒不要紧)去质询政府、监督政府,从而保障行政权,政府的权力不被滥用作恶,因此达到了民权得到最有效最直接保护。
这种制度设计,充分体现了“大社会,小政府”,“张民权限公权”,民主理念;故清赴欧美考察宪政五大臣之一、载泽归来,对民主囯家为何强大原因分析时,说过宪政利弊,“利囯利民不利官”,一语道破了民主核心:弘民权限公权。也是美国总统布什所讲那样,现在我和你们说话,在笼子里和大家说话。人类最大成就不是科技,而是设计了一套政治制度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当然,如何把公权力关在笼子里,如何切实保障公民权力,那是民主制度的范畴了。
所以,民主制度设计,一切都是紧紧围绕这个中心去展开去配套滴。比如,通过允许公民结社,抱团对抗强势强悍政府;通过新闻自由,民办媒体,让媒体不须顾忌政府,勇敢监督政府;通过允许民众上街游行集会,表达诉和抗议,构成对政府施加压力;通过几年一届下岗选举,让不合格执政党下课,彰显奖罚激励机制;所有这些制度的设计,目的只有一个:保障民权,限制公权。
至于权力是“三分”、比如,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还是五分呢,比如加上监察权,教育考试权(孙中山曾提过五权)这不是主要问题,只不过是把公权力细分而已,你可以再细分为六权七权;这些都是皮毛。关于民主制度构件,刘军宁曾有一个论述,详细罗列诸要件。窃以为,民主制度主要件不谓如下这些:
1、要有一个民选民意代表机构去监督政府,至于行政长官是否直选不甚重要;
2、新闻要独立自由;
3、多党竞岗机制,不行的要下岗,不能永久在岗;
4、允许民众结社;
5、游行示威集会表达意见诉求受法律保护;
6、言论出版权利自由;
7、其他。
以上民主制度主要件设计,都是从每一个环节上确保民权得到保护伸张;或从不同角度去保护民权。比如,民意机构可以把选民声音、诉求,畅通无阻、直通车方式直达政府负责人耳朵里;赋予新闻自由,可让让媒体秉持公正客观良知立场报道事件,臧否对错,免于政府“秋后算帐”恐惧;而媒体是靠影响力而生存的,这决定它是站在弱者不幸者位置说话表态;民众结社示威游行集会权利,有利于个体单薄公民抱团维权,从而消减了与社会机构,政府抗争时不对称优势;而通过选票更换执政党,更是民众政治基本权利体现,也在政治生活中引入了市场竞争机制,令“顾客”真正享受到上帝待遇。
——当然,上面制度要发挥出应有政治社会功能,尚须许多配套政治制度,今只择要件而言。“魔鬼在细节中”,配套措施亦不可等闲视之。
香港公民张三父亲被误诊维权途径,还有另外方式,比如可以组成患者家属协会,上街游行示威到政府总部,医院大门去,因为结社组织化维权力量,令政府医院不敢掉以轻心对待事件,必然对当事方医院,政府构成有效压力;还有,患者家属可以邀请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让误诊事件公之于众,造成医院很大压力,从而起到遏制事件再度发生,也令医院声誉遭受重大损害。这些制度上救济,一定程度上有效弥补了单薄个体公民面对强势社会机构,政府力量不对称制衡。至于为什么媒体,议员要为普通选民出头呢,而不是偏袒,投怀送抱社会机构,政府呢?于建嵘曾就这个问题去台湾问过台湾民众了,在此不再累述重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西方那一套”制度的要件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